<source id="uymmf"><optgroup id="uymmf"></optgroup></source>
  • <tt id="uymmf"></tt>
    1. <rt id="uymmf"><nav id="uymmf"><button id="uymmf"></button></nav></rt>
      <tt id="uymmf"><noscript id="uymmf"></noscript></tt>
       | 詩人首頁 > 外國詩歌 > 拜倫詩選
      · 先秦
      ·
      · 魏晉
      · 南北朝
      ·
      · 唐五代
      ·
      ·
      ·
      ·
      ·
      ·
      · 近代
      · 現當代
      · 不詳

      拜倫詩選


      《唐璜》(節選)


      第一章(節選)

           (尋找英雄人物)

              一

      說來新鮮,我苦于沒有英雄可寫,
      盡管當今之世,英雄是迭出不窮;
      年年有,月月有,報刊上連篇累牘,
      而后才又發現:他算不得真英雄;
      因此,對這些我就不人云亦云了,
      而想把我們的老友唐璜來傳誦——
      我們都看過他的戲,他夠短壽,
      似乎未及天年就被小鬼給帶走。

              二

      上一代有弗農,沃爾夫,豪克,凱培,
      劊子手坎伯蘭,格朗貝,等等將軍,
      不論好壞吧,總算被人談論一陣,
      象今日的威斯萊,招牌上也標過名。
      呵,這群聲譽的奴仆,那“母豬的崽仔”,
      都曾昂首闊步,象班柯的帝工之影;
      同樣,法國有一個拿破侖和杜莫埃,
      在《導報》、《醒世報》上都贏得了記載。

              三

      法國還有孔多塞,布里索,米拉波,
      拉法夷特,培松,丹東,馬拉,巴那夫,
      我們知道,他們都是赫赫有名,
      此外,還有尚未被遺忘的,例如:
      儒貝爾、奧什、馬爾索、拉納、德賽、莫羅,
      以及許多軍界要角,難以盡述。
      他們有一時都非常、非常垣赫,
      然而,用在我的詩上卻不太適合。

              四

      納爾遜一度是大不列顛的戰神,
      可惜為時不久,就改換了風尚;
      特拉法爾加已不再為人提起,
      它已和我們的英雄一起埋葬;
      因為陸軍的聲望一天天隆盛,
      海軍界的人士豈能不受影響,
      更何況,我們的王子只為陸軍撐腰,
      把郝、鄧肯、納爾遜、杰維斯都忘掉。

              五

      英雄人物何止一個阿伽門農,
      在他前后,也出過不少俊杰之輩,
      雖然英勇’象他,卻又各有千秋;
      然而,只因為不曾在詩篇里留輝,
      便被世人遺忘了。——我無意針砭,
      但老實說,當代我實在找不到誰
      適用于我的詩(就是這新的詩章),
      因此,我說過,我就選中了唐璜。

      第一章(節選)

            (詩人自諷)

             二一三

      但如今,年方三十我就白了發,
      (誰知道四十歲左右又該如何?
      前幾天我還想到要戴上假發——)
      我的心蒼老得更快些;簡短說,
      我在五月就揮霍了我的夏季,
      現在已打不起精神與人反駁;
      我的生命連本帶利都已用完,
      哪兒還有那種所向披靡之感?

             二一四

      唉,完了,完了,——我心中再也沒有
      那清新的朝氣,象早晨的露珠,
      它能使我們從一切可愛的情景
      醞釀出種種新鮮而優美的情愫,
      好似蜜蜂釀出蜜,藏在心房中;
      但你可認為那甘蜜越來越豐富?
      不,它原來不是外來的,而是憑你
      有沒有給花兒倍增嫵媚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二一五

      唉,完了,完了——我的心靈呵,
      你不再是我的一切,我的宇宙!
      過去氣概萬千,而今擱置一邊,
      你已不再是我的禍福的根由;
      那幻覺已永遠消失:你麻木了,
      但這也不壞,因為在你冷卻后,
      我卻獲得了許多真知灼見,
      雖然天知道它來得多么辛酸。

             二一六

      我談情的日子完了。無論多迷人:
      少女也好,夫人也好,更別提寡婦,
      已不能象昔日似地令我癡迷——
      總之,我過去的生命已不能重復。
      對心靈的契合我不再有所幻想,
      紅葡萄酒的豪飲也受到了勸阻;
      但為了老好先生總得有點癖好,
      我想我最好是走上貪財之道。

             二一七

      “雄圖”一度是我的偶像,但它已在
      ‘憂傷”和“歡娛”的神壇之前破碎;
      這兩個神祗給我遺下不少表記,
      足夠我空閑的時候沉思默對;
      而今,象培根的銅頭,我已說完:
      “現在,過去,時已不再”;青春誠可貴,
      但我寶貴的青春已及時用盡:
      心靈耗在愛情上,腦子用于押韻。

             二一八

      聲名究竟算得了什么?那不過是
      保不定在哪兒占有一小角篇幅,
      有的人把它比作登一座山峰,
      它的頂端同樣是彌漫著云霧;
      就為了這,人們又說,又寫,又宣講,
      英雄豪杰廝殺,詩人“秉著夜燭”,
      好等本人化為灰時,可以夸得上
      一個名字,一幅劣照,和更糟的雕像。

             二一九

      人的希望又是什么?古埃及王
      基奧普斯造了第一座金字塔,
      為了他的威名和他的木乃伊
      永垂不朽,這塔造得最為高大,
      可是他沒有料到,他的墓被盜,
      棺材里連一點灰都沒有留下。
      唉,由此可見,無論是你,是我,
      何必還要立豐碑把希望寄托?

             二二○

      然而,由于我一向愛窮究哲理,
      我常自慰說:“嗚呼,生如白駒過隙,
      此身乃是草芥,任死神隨意收割;
      你的青春總算過得差強人意,
      即使照你的心愿能再活一遍,
      它仍將流逝一所以,先生,該感激
      你的星宿;一切情況總算不太壞:
      讀你的《圣經》吧,照顧好你的錢袋。”

      第二章(節選)


             海黛


             一一七

      她的頭發是褐色的,我說過,
        但她的眼睛卻烏黑得像死亡,
      睫毛也同樣黑,像絲絨般彎下,
        卻含有無限嬌媚;因為當月光
      從那烏亮的邊緣整個閃出來,
        連飛快的箭也沒有這般力量:
      它好像是盤卷的蛇突然伸直,
        猛地把它的毒全力向人投擲。

             一八三

      那是一天逐漸涼爽的時刻,
        一輪紅日正沒入蔚藍的峰巒,
      大自然鴉雀無聲,幽暗而靜止,
        好像整個世界已融化在其間;
      他們一邊是平靜而涼爽的海,
        一邊是有如新月彎彎的遠山,
      玫瑰色的天空中只有一顆星,
        它閃爍著,很像是一只眼睛。

             一八四

      他們就這樣手挽手往前游蕩,
        踩著貝殼和五色光燦的碎石,
      有時走過平坦而堅硬的沙地,
        有時走進了被風雨多年侵蝕
      而形成的巖洞,好像精心安排,
        有大廳,有晶石的房頂和居室;
      他們并肩歇下來,以一臂相偎,
        呵,紫紅的晚霞已使他們陶醉。

             一八五

      他們抬頭看天,那火燒的流云
        像一片赤紅的海,廣闊而燦爛,
      他們俯視著海,映得波光粼粼,
        圓圓的一輪明月正升出海面,
      他們聆聽浪花的潑濺和細風,
        他們還看到含情脈脈的視線
      從每人的黑眼睛照射對方的心,
        于是嘴唇相挨,接了一個蜜吻。

             一八六

      呵,一個長長的吻,是愛情、青春
        和美所賜的,它們都傾力以注,
      好似太陽光集中于一個焦點,
         這種吻只有年輕時才吻得出;
      那時靈魂、心和感官和諧共鳴,
        血是熔巖,脈搏是火,每一愛撫、
      每一吻都震撼心靈:這種力量
        我認為必須以其長度來衡量。

             一八七

      我說的長度指時間;他們一吻
        天知道多久!——當然他們沒計算;
      即使算過了,恐怕也計算不出
        一秒鐘內那多么豐富的美感;
      誰都不說話,只感到彼此吸引,
        仿佛心魂和嘴唇在互相召喚,
      一旦匯合了,就像蜜蜂膠在一起,
        他們的心是花朵,向外釀著蜜。

             一八八

      他們遠離了世界,但不像斗室中
        一個人所感到的那種孤獨滋味,
      海是靜默的,海灣上閃出星星,
        紅色的晚霞暗了,天越來越黑,
      四周無聲的沙石,滴水的巖洞,
        使他們不由得更緊緊地依偎;
      好像普天之下再也沒有生命,
        只有他們兩人,而他們將永生。

             一八九

      在那寂寞的沙灘上,他們不怕
        耳目來窺探,也沒有夜的恐怖;
      他們有彼此已足。語言雖不多,
        只斷續幾個字,卻已盡情吐訴;
      呵,熱情所教的一切熱烈詞藻
        怎及得一聲輕嘆那樣表達出
      天性的奧秘——初戀,這一啟示
        正是夏娃對后代女兒的恩賜。

             一九○

      海黛沒有憂慮,并不要求盟誓,
        自己也不發誓,因為她沒聽過
      一個鐘情的少女會被人欺騙,
        或必須有種種諾言才能結合;
      她真純而無知得像一只小鳥,
        在飛奔自己的伴侶時只有快樂,
      從來不曾夢想到有中途變心,
        所以一個字也沒提到忠貞。

             一九一

      她愛著,也被人熱愛;她崇拜,
        也被人崇拜:他們本諸天性,
      讓熱熾的靈魂向著彼此傾注,
        如果靈魂能死,它已死于熱情!
      但他們的神智又漸漸清醒,
        不過使感情復燃,又一次迷沉;
      海黛把急跳的心緊貼他的胸,
        似乎它再也不能離開它的跳動。

             一九二

      哎,他們是這么年輕,這么美,
        這么孤獨,這么愛,愛得沒辦法,
      那一時刻心靈又總是最充沛,
        他們誰也沒有力量把它管轄,
      于是犯下死后難逃的罪孽,
        必得讓永恒的地獄之火來懲罰
      這片刻的歡娛,——凡人要想贈給
        彼此以快樂或痛苦,就得受這罪。

             一九四

      他們彼此望著,他們的眼睛
        在月光下閃亮;她以雪白的臂
      摟著唐璜的頭,他也摟著她的,
        他的手半埋在所握的發辮里;
      她坐在他的膝上,飲著他的輕嘆,
        他也飲著她的,終至喘不過氣,
      就這樣,他們形成了一組雕像,
        帶有古希臘風味,相愛而半裸。

             一九五

      那深情而火熱的時辰過去了,
        唐璜在她的臂抱中睡得沉沉,
      她沒有睡,卻輕柔而又堅定地
        把她胸脯的姣美獻給他去枕;
      她的眼睛時而仰望,時而看他,
        那蒼白的頰已被她的胸偎溫,
      呵,她博大的心靈正多么喜悅,
        為了它獻出和將獻出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 一九七

      因為他睡得這么恬靜,這么可愛,
        他整個生命都和我們起著共鳴,
      他是那么溫和,靜止,柔弱無力,
        毫不自覺他給人的那些歡欣,
      他所經歷、證實、和加于人的一切
        都已沒入深遠,渺茫而不可尋,
      這就是你愛的,迷人而不乏謬誤,
        像是死了,卻不給人以死的恐怖。

             一九八

      這少女看著她的戀人,而那一刻
        愛情、夜晚和海洋都是最孤寂,
      它們共同把寂寞注入她的靈魂;
        呵,就憑這砂石和粗獷的巖壁,
      她和她久經風波之苦的戀人
        筑起愛之巢,和人寰的一切遠離,
      而太空中成群的星星遍觀世界,
        竟找不到什么比她的臉更喜悅。

             二○二

      海黛和自然為伴,不懂那一切,
        海黛是熱情所生,在她的故鄉
      太陽發出三倍光明炙烤著人,
        連它明眸的女兒吻人都火燙;
      她生來只為了愛,為了選中了
        一個情人,就和他共一條心腸,
      別處的事情她不管;天堂,地獄,
        和她無關:她的心只跳在這里!

             二○三

      哦,那熱情的澎湃!心房的急跳!
        我們為此得付出多大的犧牲!
      但心跳的因和果又極有韻味,
        叫監視它的“智慧”不得不行動:
      連忙把美好的真理念念有辭,
        好剝奪“歡樂”的魔力;“良心”也相同:
      它使勁對我們講解善良的格言,
        太善良了——可怪卡色瑞沒來抽捐。

             二○四

      好了,在這荒涼的海邊,他們的心
        已經訂婚,而星星,那婚禮的火把
      把這美麗的一對照得更美麗,
        海洋是證人,巖洞是新婚的臥榻,
      情感為他們主婚,孤獨是牧師——
        他們就這樣結了婚;這巖壁之下,
      在他們看來就是快樂的天堂,
        他們看彼此也和天使沒有兩樣。

             二一二

      據柏拉圖說,那是唯美的感受,
        是感官的無微不至的擴散,
      它純屬于精神,博大而神奇,
        自星空降落,就充塞與天地間;
      要沒有它,人生會顯得太沉悶。
        總之,那就是要用你自己的眼,
      再加上一兩種小感覺來表明
        肉體本由易燃的泥質所揉成。

             二一四

      心靈像天空,是天庭的一部分,
        它也有日夜交替,和天空一樣,
      有時它遮上了烏云,閃過雷電,
        也要盡情肆虐,變得昏暗無光;
      可是一旦被燒灼,刺破,和撕裂,
        險惡的云霧會化為雨而消亡;
      由眼睛流出了心血凝成的淚滴,
        這就是我們一生中的英國天氣。

      第三章(節選)

      哀希臘

              一

      希臘群島呵,美麗的希臘群島!
        火熱的薩弗在這里唱過戀歌;
      在這里,戰爭與和平的藝術并興,
        狄洛斯崛起,阿波羅躍出海面!
      永恒的夏天還把海島鍍成金,
      可是除了太陽,一切已經消沉。

              二

      開奧的繆斯,蒂奧的繆斯,
        那英雄的豎琴,戀人的琵琶,
      原在你的岸上博得了聲譽,
        而今在這發源地反倒喑啞;
      呵,那歌聲已遠遠向西流傳,
      遠超過你祖先的“海島樂園”。

              三

      起伏的山巒望著馬拉松——
        馬拉松望著茫茫的海波;
      我獨自在那里冥想一刻鐘,
        夢想希臘仍舊自由而歡樂;
      因為,當我在波斯墓上站立,
      我不能想象自己是個奴隸。

              四

      一個國王高高坐在石山頂,
        了望著薩拉密挺立于海外;
      千萬只船舶在山下靠停,
        還有多少隊伍全由他統率!
      他在天亮時把他們數了數,
      但日落的時候他們都在何處?

              五

      呵,他們而今安在?還有你呢,
        我的祖國?在無聲的土地上,
      英雄的頌歌如今已沉寂——
        那英雄的心也不再激蕩!
      難道你一向莊嚴的豎琴,
      竟至淪落到我的手里彈弄?

              六

      也好,置身在奴隸民族里,
        盡管榮譽都已在淪喪中,
      至少,一個愛國志士的憂思,
        還使我的作歌時感到臉紅;
      因為,詩人在這兒有什么能為?
      為希臘人含羞,對希臘國落淚。

              七

      我們難道只好對時光悲哭
        和慚愧?——我們的祖先卻流血。
      大地呵!把斯巴達人的遺骨
        從你的懷抱里送回來一些!
      哪怕給我們三百勇士的三個,
      讓德魔比利的決死戰復活!

              八

      怎么,還是無聲?一切都喑啞?
        不是的!你聽那古代的英魂
      正象遠方的瀑布一樣喧嘩,
        他們回答:“只要有一個活人
      登高一呼,我們就來,就來!”
      噫!倒只是活人不理不睬。

              九

      算了,算了;試試別的調門:
        斟滿一杯薩摩斯的美酒!
      把戰爭留給土耳其野人,
        讓開奧的葡萄的血汁傾流!
      聽呵,每一個酒鬼多么踴躍
      響應這一個不榮譽的號召!

              一○

      你們還保有庇瑞克的舞藝,
        但庇瑞克的方陣哪里去了?
      這是兩課,為什么只記其一,
        而把高尚而堅強的一課忘掉?
      凱德謨斯給你們造了字體——
      難道他是為了傳授給奴隸?

              一一

      把薩摩斯的美酒斟滿一盅!
        讓我們且拋開這樣的話題!
      這美酒曾使阿納克瑞翁
        發為神圣的歌;是的,他屈于
      波里克瑞底斯,一個暴君,
      但這暴君至少是我們國人。

              一二

      克索尼薩斯的一個暴君
        是自由的最忠勇的朋友:
      暴君米太亞得留名至今!
        呵,但愿現在我們能夠有
      一個暴君和他一樣精明,
      他會團結我們不受人欺凌!

              一三

      把薩摩斯的美酒斟滿一盅!
        在蘇里的山巖,巴加的岸上,
      住著一族人的勇敢的子孫,
        不愧是斯巴達的母親所養;
      在那里,也許種子已經散播,
      是赫剌克勒斯血統的真傳。

              一四

      自由的事業別依靠西方人,
        他們有一個做買賣的國王;
      本土的利劍,本土的士兵,
        是沖鋒陷陣的唯一希望;
      但土耳其武力,拉丁的欺騙,
      會里應外合把你們的盾打穿。

              一五

      把薩摩斯的美酒斟滿一盅!
        樹蔭下正舞蹈著我們的姑娘——
      我看見她們的黑眼亮晶晶,
        但是,望著每個鮮艷的姑娘,
      我的眼就為火熱的淚所迷,
      這乳房難道也要哺育奴隸?

              一六

      讓我攀登蘇尼阿的懸崖,
        在那里,將只有我和那海浪
      可以聽見彼此飄送著悄悄話,
        讓我象天鵝一樣歌盡而亡;
      我不要奴隸的國度屬于我——
      干脆把那薩摩斯酒杯打破!

      第四章(節選)

            海黛(續)

              一三

      海黛和唐璜沒有想到死的事,
        這天地、這大氣對他們太適合,
      時光也無可挑剔,只嫌它會飛,
        他們看自己呢,更是無可指責;
      每人就是對方的鏡子,誰看誰
        都是眼里亮晶晶地閃著歡樂:
      他們知道,這寶石一般的閃光
      無非是他們眼底深情的反映。

              二一

      不知怎么原因,就當他們凝視著
        晚霞的那一刻,仿佛在他們心間
      隨著歡樂突然襲來一陣戰栗,
        好似冷風拂過了火焰或琴弦,
      一個聲音發顫,另一個身子發抖,
        每人都掠過一絲不安的預感,
      這使得唐璜發出低低的嘆息,
      海黛的眼睛也涌出晶瑩的淚滴。

              二二

      她那先知的眼睛睜得大大的,
        盡在追隨和眺望消逝的太陽,
      仿佛隨著這燦爛的光輪的沉落,
        他們歡會的最后一天就要消亡;
      唐璜看著她,卜問自己的命運,
        他感到凄酸,卻又沒有理由悲傷,
      他的眼神因此向她的目光尋找
      這悲戚的來由(至少對他夠玄奧)。

              二三

      她轉身對他一笑,但那笑容是
        使別人笑不起來的,接著扭轉臉,
      不管她驚覺于什么吧,這一感覺
        很快地就被明智或自尊所驅散;
      當唐璜半莊半諧地向她提到
        他們心頭的這種不吉的共感,
      她說:“萬一有禍事——但那不可能,
      至少我不會活著看見它發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二四

      唐璜還要問下去,若不是她的唇
        壓上了他的唇,使他不能不沉默;
      她拿熱情的一吻和預感抗爭,
        終于使她的心完全把惡兆擺脫。
      對,這才是解悶的最好的辦法,
        有人喜歡以酒澆愁:這也不錯,
      兩者我都試過;所以,誰要試用,
      可以就心疼和頭疼任擇一種。

              二八

      他們該住在森林中,像夜鶯似的
        歌唱自娛而隱居;他們原不宜
      在所謂“社會”這繁華的孤寂中,
        和“憎恨”、“罪惡”、“憂患”呼吸在一起;
      凡心靈自由的人都落落寡合,
        唱得最甜的鳥兒只成雙而棲,
      雄鷹獨自高飛,而烏鴉和海鷗
      像世人一樣,只圍著腐尸不走。

              二九

      現在,海黛和唐璜臉偎著臉,
        正相親相愛地享受著午眠。
      那是一陣小睡,睡得并不沉,
        因為不時地仿佛有一種預感
      使唐璜輕顫,并且傳過他全身;
        海黛的嘴唇好似溪水在喃喃,
      發著無字的樂曲;她的臉被夢
      熏得像風吹亂的玫瑰一般紅。

      第十章(節選)

      十八


      “舊日好時光”給我心中帶來了
        蘇格蘭的一切:那藍色的山峰,
      谷中清澈的流水,底河和頓河,
        格子呢,結發帶,我幼年的感情,
      巴爾戈尼橋下的黑流,和我那
        最初溫柔的夢,像班柯的幽靈
      都掠過我的眼前:呵,這回憶確是
      “好時光”的一瞥,別管多么幼稚。

      查良錚譯

      撫琴居掃校制作


      想從前我們倆分手



      想從前我們倆分手,
      默默無言地流著淚,
      預感到多年的隔離,
      我們忍不住心碎;
      你的臉冰涼、發白,
      你的吻更似冷冰,
      呵,那一刻正預兆了
      我今日的悲痛。

      清早凝結著寒露,
      冷徹了我的額角,
      那種感覺仿佛是
      對我此刻的警告。
      你的誓言全破碎了,
      你的行為如此輕浮:
     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,
      我聽了也感到羞辱。

      他們當著我講到你,
      一聲聲有如喪鐘;
      我的全身一陣顫栗——
      為什么對你如此情重?
      沒有人知道我熟識你,
      呵,熟識得太過了——
      我將長久、長久地悔恨,
      這深處難以為外人道。

      你我秘密地相會,
      我又默默地悲傷,
      你竟然把我欺騙,
      你的心終于遺忘。
      如果很多年以后,
      我們又偶然會面,
      我將要怎樣招呼你?
      只有含著淚,默默無言。

      1808年

      查良錚 譯


      詠錫雍



      你磅礴的精神之永恒的幽靈!
      自由呵,你在地牢里才最燦爛!
      因為在那兒你居于人的心間——
      那心呵,它只聽命對你的愛情;
      當你的信徒們被帶上了枷鎖,
      在暗無天日的地牢里犧牲,
      他們的祖國因此受人尊敬,
      自由的聲譽隨著每陣風傳播。
      錫雍!你的監獄成了一隅圣地,
      你陰郁的地面變成了神壇,
      因為伯尼瓦爾在那里走來走去
      印下深痕,仿佛你冰冷的石板
      是生草的泥土!別涂去那足跡
      因為它在暴政下向上帝求援。

      查良錚 譯


      在巴比倫的河邊我們坐下來哭泣





      在巴比倫的河邊我們坐下來
      悲痛地哭泣,我們想到那一天
      我們的敵人如何在屠殺叫喊中,
      焚毀了撒冷的高聳的神殿:
      而你們,呵,她凄涼的女兒!
      你們都號哭著四散逃散。



      當我們憂郁地坐在河邊
      看著腳下的河水自由地奔流,
      他們命令我們歌唱;呵,絕不!
      我們絕不在這事情上低頭!
      寧可讓這只右手永遠枯瘦,
      但我們的圣琴絕不為異族彈奏!



      我把那豎琴懸掛在柳梢頭,
      噢,撒冷!它的歌聲該是自由的;
      想到你的光榮喪盡的那一刻,
      卻把你的這遺物留在我這里:
      呵,我絕不使它優美的音調
      和暴虐者的聲音混在一起!

      查良錚 譯


      恰爾德·哈洛爾德游記(節選)



      第一章(節選)

      去 國 行

      別了,別了!故國的海岸
      消失在海水盡頭;
      洶濤狂嘯,晚風悲嘆,
      海鷗也驚叫不休。
      海上的紅日冉冉西斜,
      我的船乘風直追,
      向太陽、向你暫時告別,
      我的故鄉呵,再會!

      不幾時,太陽又會出來,
      又開始新的一天,
      我又會招呼藍天、碧海,
      卻難覓我的家園。
      華美的第宅已荒無人影,
      爐灶里火滅煙消,
      墻垣上野草密密叢生,
      愛犬在門邊哀叫。

      “過來,過來,我的小書童!
      你怎么傷心痛哭?
      你是怕大海浪濤洶涌,
      還是怕狂風震怒?
      別哭了,快把眼淚擦干;
      這條船又快又牢靠:
      咱們家最快的獵鷹也難
      飛得像這般輕巧。”

      “風只管吼叫,浪只管打來,
      我不怕驚風險浪,
      可是,公子呵,您不必奇怪
      我為何這樣悲傷。
      只因我這次拜別了老父,
      又和我慈母分離,
      離開了他們,我無親無故,
       只有您——還有上帝。

      “父親祝福我平安吉利,
      沒怎么怨天尤人;
      母親少不了唉聲嘆氣,
      巴望我回轉家門。”
      “得了,得了,我的小伙子!
      難怪你哭個沒完;
      若像你那樣天真幼稚,
      我也會熱淚不干。

      “過來,過來,我的好伴當!
      你怎么蒼白失色?
      你是怕法國敵寇兇狂,①
      還是怕暴風兇惡?”
      “公子,您當我貪生怕死?
      我不是那種膿包,
      是因為掛念家中的妻子,
      才這樣蒼白枯槁。

      “就在那湖邊,離府上不遠,
      住著我妻兒一家,
      孩子要他爹,聲聲哭喊,
      叫我妻怎生回話?”
      “得了,得了,我的好伙伴!
      誰不知你的悲傷,
      我的心性卻輕浮冷淡,
      一笑就去國離鄉。”

      誰會相信妻子或情婦
      虛情假意的傷感?
      兩眼方才還滂沱如注,
      又嫣然笑對新歡。
      我不為眼前的危難而憂傷,
      也不為舊情悲悼;
      傷心的倒是:世上沒一樣
      值得我珠淚輕拋。

      如今我一身孤孤單單,
      在茫茫大海飄流;
      沒有任何人為我嗟嘆,
      我何必為別人憂愁?
      我走后哀吠不休的愛犬
      又有了新的主子;
      過不了多久,我若敢近前,
      會把我咬個半死。

      船兒呵,全靠你,疾駛如飛,
      橫跨那滔滔海浪;
      任憑你送我到天南地北,
      只莫回我的故鄉。
      我向你歡呼,蒼茫的碧海!
      當陸地來到眼前,
      我就歡呼那石窟、荒埃!
      我的故鄉呵,再見!

      楊德豫譯

      ①當時,英國同席卷歐陸的拿破侖法國正處于交
      戰狀態。恰爾德·哈羅德的航船從英國駛往葡萄牙;
      要經過法國海岸附近。

      贈伊涅茲


              1

      切莫對著我愁容笑微微,
       哎!我不能以笑容相迎;
      但愿上帝保佑你永不掉淚,
       或者永不突然哭泣傷心。

              2

      你不是想明了,是什么苦惱,
       在把我的歡樂與青春腐蝕?
      但不知你可愿意知道,
       這苦痛連你也難幫我療治?

              3

      既不是愛,也不是恨,
       更非卑微的野心難實現;
      使我對自己的現狀感到可憎,
       并且拋棄我往昔之所戀:

              4

      而是從耳聞、目睹和經歷
       產生了厭倦的心情:
      美人再不能使我感到欣喜;
       你的眸子也不能使我出神。

              5

      象傳說中希伯來漂泊者的憂郁,
       那是注定的命運,無法脫離,
      他不愿窺探黑暗的地獄,
       又不能希望在死以前得到安息。

              6

      往哪兒逃,能擺脫身內的不幸,
       即使漂流到越來越遙遠的地方,
      不論逃到哪里,它還是纏身,
       這毒害著生命的惡魔似的思想。

              7

      然而人們還在虛假的歡樂里沉湎,
       我所厭絕的他們都感到夠味;
      呵!愿他們在好夢里多留幾天,
       總不要象我般蘇醒夢回!

              8

      命運要我去流浪的地方還不少,
       去時還帶著多少可嘆的記憶;
      但我唯一的慰藉是我知道:
       最不幸的遭遇也不足為奇。

              9

      什么是最不幸?何必問到底,
       發慈悲不要再探究竟;
      笑吧——不要把帷幕硬拉起,
       將男人心底的地獄看分明。

      楊熙齡譯

      第二章(節選)

              九

       你也在那兒了!你的生命和愛情,
       都消逝了,我的愛和生活也陷于絕望;
       你的形影在我心頭縈繞,記憶猶新,
       教我怎么能承認你已經真的死亡?
       好吧——我們會重逢,我將這樣夢想,
       用這個想象來填補我空虛的心底:
       只要還留下絲毫記憶,在重逢的時光,
       不論我的命運如何,只要你魂魄安謐,
      這在我就等于得到莫大的幸福、莫大的慰藉!

              二三

       我們會默默地追念,當夜深人靜,
       自己曾經愛過,盡管這愛情已一去不返;
       心兒孤獨地傷悼著受了打擊的熱情,
       雖然形單影只,仍懷念著過去的侶伴。
       少年的愛和歡欣已逝而青春未完,
       人誰愿意就這此平白地老去呢?哎,
       倘使本是水乳交融的靈魂彼此離散,
       在死來臨之前,生也沒有多大意味!
      誰不愿意重做少年呢?呵,快樂又幸福的年歲!

              二五

       坐在山石上冥想,對著山巒與河流;
       用緩緩的步子探訪那陰暗的森林,
       那里居住著不受人管轄的野獸,
       人跡不至,或者是難得有人通行;
       攀登那無人知曉、無路可循的山嶺,
       那上面有不需要人來飼養的獸類;
       徘徊在懸崖和瀑布旁,獨自一人;
       這并不孤獨,而是跟嫵媚的自然相會,
      她把豐富寶藏攤開在你眼前,讓你細細玩味。

      楊熙齡譯

      第三章(節選)

          一

       可愛的孩子,你的臉可象你媽媽?
       上次相見,你天真的藍眼珠含著笑,
       我的家庭和心靈的獨養女兒,艾達!
       然后分手了,——可不象這一遭,
       那時還有希望。——
                猛然間我才驚覺:
       周圍已是起伏的海浪,風在唏噓;
       我走了;漂泊到哪兒,自己也不知道;
       但是那海岸已經在我眼前隱去,
      阿爾比溫是再也不能使我歡欣,或者使我憂郁。

          二

       又到了海上!又一次以海為家!
       我歡迎你,歡迎你,吼叫的波浪!
       我身下的洶涌的海潮象識主的駿馬;
       快把我送走,不論送往什么地方,
       雖然那緊張的桅桿要象蘆葦般搖晃,
       雖然破裂的帆篷會在大風中亂飄,
       然而我還是不得不流浪去他鄉,
       因為我象從巖石上掉下的一棵草,
      將在海洋上漂泊,不管風暴多兇,浪頭多么高。

          三

       在青春的黃金時代,我曾歌詠一人,
       那反抗自己抑郁心靈的漂泊的叛逆;
       現在來從提過去說開頭的事情,
       象疾風推浮云前進,讓我把它說到底。
       從這故事,我發現往昔思想的痕跡,
       還有干了的眼淚,它們逐漸地湮滅,
       但留下一條荒涼的小徑;就從這里,
       以沉重的腳步,踏著生命的沙土,歲月
      逝去了;這生命的最后的沙土,沒有一花一葉。

          四

       也許因年輕時歡樂和苦痛的激情,
       我的心、我的琴都折斷了一根弦,
       它們都會發出刺耳的嘈雜聲音,
       現在重彈舊調,怕也難以改善;
       雖然我的曲調是沉悶的,抑郁不歡,
       然而為著這歌兒能夠幫助我脫離
       自私的悲歡夢境——那是多么可厭,
       而使我陶醉于忘掉一切的境界里,
      它至少對于我(也只對我)不算是無益的主題。

          五

       誰要是憑著經歷而不是靠年歲,
       熟知這悲慘世界,看透了人生,
       那么他就會把一切看得無所謂;
       塵世上的榮譽、野心、悲哀、斗爭、愛情,
       都再也不能用那尖刀刺痛他的心,
       留下無聲而劇烈的痛苦,在他心坎上;
       他知道何以思想要到寂寞的洞穴里退隱,
       而那洞穴里,卻充滿著活潑的幻想,
      在擁擠的腦海里還留著陳舊而完好的形象。

          六

       為了創造并在創造中活得更活潑,
       我們把種種幻想變成具體的形象,
       同時照著我們幻想的生活而生活,
       簡而言之,就象我如今寫著詩行。
       我是什么?空空如也。你卻不一樣,
       我思想之魂!我和你一起漂泊各地,
       雖然不可見,卻總凝視著萬象,
       我已經和你變成了渾然的一體,
      你總是在我身邊,即使在我情感枯竭之際。

          七

       但是我不應該想得這么熱狂、雜亂,
       我已經想得太陰郁,而且也太多,
       我的頭腦在動蕩中沸騰,過分疲倦,
       變成一團狂熱和火焰急轉著的漩渦。
       從青年時代起,我的心就不受束縛,
       所以我的生命之泉已經受了毒害。
       已經太遲了!然而我已非故我,
       雖然時間治不好的痛苦,我仍能忍耐;
      雖然依舊吃得下苦果,而不責怪命運,自怨自艾。

          一二

       可是不久他就醒悟,知道他自己
       最不適合與人們為伍,在人群中廝混;
       他同人們格格不入,志趣迥異;
       豈肯隨聲附和,雖然他的靈魂,
       在年青時,曾被自己的思想所戰勝;
       他特立獨行,怎肯把心的主權
       割讓給心靈所反對的那些庸人;
       在孤獨中感到驕傲,因為即使孤單,
      人在離群索居時,別有一種生活,會被發現。

          一三

       起伏的山巒都象是他知心的朋友,
       波濤翻騰著的大海是他的家鄉;
       他有力量而且也有熱情去浪游,
       只要那里有蔚藍的天和明媚風光;
       沙漠、森林、洞窟以及海上的白浪,
       這些都是他的伴侶,都使他留戀;
       它們有著共通的語言,明白流暢,
       勝過他本國的典籍——他常拋開一邊,
      而寧肯閱讀陽光寫在湖面上的造化的詩篇。

          三三

       宛如一塊裂成許多碎塊的破鏡,
       變成許多小小的鏡子,一面一面;
       越是破碎,就會映出越多的人影。
       會把一個人的影子化作幾千;
       而那忘不掉往事的心何獨不然,
       破碎地活著;它冰冷、憔悴而孤獨,
       在慢慢長夜里悲痛得不能成眠,
       軀殼不死,它的愁苦總難以消除,
      哪種苦痛深藏不露,因為是言語無法傾訴。

          四七

       它們矗立著,仿佛是孤高的心靈,
       雖然憔悴,但是又決不象庸眾折腰,
       里面空無一人,唯有風從縫隙吹進;
       只能跟浮云暗暗地交談,這些古堡;
       曾經有一天,它們是年青而驕傲,
       下方進行著戰爭,旗幟飄揚在上空;
       但如今那些戰斗的,早已魄散魂銷,
       那些飄揚的,連灰燼也無影無蹤,
      留下荒涼的城垛,也永不會再遭炮火進攻。

          七五

       山峰、湖泊以及藍天難道不屬于我
       和我的靈魂,如同我是它們的一部分?
       我對它們的眷愛,在我深深的心窩,
       是否真誠純潔?叫我怎能不看輕
       其他一切,假使同山水和蒼穹比并?
       我又怎能不低擋那惱人的濁浪,
       而拋棄這些感情,學那些庸碌之人,
       換上一副麻木而世俗的冰冷心腸?
      庸人的眼只注視泥坑,他們的思想怎敢發光。

          八九

       天地寂然,雖則并沒有沉沉酣睡,
       但忘了呼吸,象人在感觸最深時一般;
       靜靜地,正如人思索得如癡如醉:
       天地寂然,從高遠的星空燦爛,
       到平靜安寧的湖水和環抱的群山,
       一切的一切集中于一個實在的生命,
       無論是一線光、一陣風、一張葉瓣,
       都不遺失,而成了存在的一部分,
      各各感到了萬物的創造者和衛護者的真純。

          九○

       于是深深激起宇宙無窮的感慨,
       尤其在孤寂中——其實是最不寂寥;
       這種感觸是真理,它通過我們的存在,
       又滲透而擺脫了自我;它是一種音調,
       稱為音樂的靈魂和源泉,使人明了
       永恒的諧和;好象西塞里亞的腰帶,
       它復有著一種魔力,能夠產生奇效,
       一切東西縛上了它,就美得勾人喜愛,
      它使得死之魔影也再不能對我們有所損害。

          一一三

       我沒有愛過這人世,人世也不愛我;
       它的臭惡氣息,我從來也不贊美;
       沒有強露歡顏去奉承,不隨聲附和,
       也未曾向它偶像崇拜的教條下跪,
       因此世人無法把我當作同類;
       我側身其中,卻不是他們中的一人;
       要是沒有屈辱自己,心靈沾上污穢,
       那么我也許至今還在人海中浮沉,
      在并非他們的、而算作他們的思想的尸衣下棲身。

      楊熙齡譯

      第四章(節選)

          二七

       月亮升起來了,但還不是夜晚,
       落日和月亮平分天空,霞光之海
       沿著藍色的弗留利群峰的高巔
       往四下迸流,天空沒有一片云彩,
       但好象交織著各種不同的色調,
       融為西方的一條巨大的彩虹——
       西下的白天就在那里接連了
       逝去的亙古;而對面,月中的山峰
      浮游于蔚藍的太空——神仙的海島!

          二八

       只有一顆孤星伴著戴安娜,統治了
       這半壁恬靜的天空,但在那邊
       日光之海仍舊燦爛,它的波濤
       仍舊在遙遠的瑞申山頂上滾轉:
       日和夜在互相爭奪,直到大自然
       恢復應有的秩序;加暗的布倫泰河
       輕柔地流著,日和夜已給它深染
       初開放的玫瑰花的芬芳的紫色,
      這色彩順水而流,就象在鏡面上閃爍。

          二九

       河面上充滿了從迢遙的天庭
       降臨的容光;水波上的各種色澤
       從斑斕的落日以至上升的明星
       都將它們奇幻的異彩散發、融合:
       呵,現在變色了;冉冉的陰影飄過,
       把它的帷幕掛上山巒;臨別的白天
       仿佛是垂死的、不斷喘息的海豚,
       每一陣劇痛都使它的顏色改變,
      最后卻最美;終于——完了,一切沒入灰色。

      查良錚譯

          一七八

      在無徑可通的林叢有一種樂趣,
      在寂寞幽僻的海濱有一種狂歡,
      這里是一個無人侵擾的社會:
      面對大海,樂聲伴著濤聲嗚咽。
      我不是不愛人類,但我更愛自然。
      從我和人們的交往,從過去的經歷
      或今后可能的遭遇,我悄然脫身
      和那茫茫廣宇融成一體,我的心緒
      絕非言語所能表達——但也無法隱匿!

          一七九

      翻滾吧,你深邃幽暗的海洋——
      一萬艘戰艦在你身上徒勞無益地掠過,
      人類給大地撒下毀滅的印記,但他的統治
      卻在你的岸邊終止——你的底層殘骸交錯。
      這些都是你的業績,而人類卻留不下什么
      他恣意蹂躪的蹤影,除了他渺小的自己
      恰似一滴雨珠,一剎那間向海上墜落,
      汩汩地冒泡、呻吟,沉沒在你深深的懷抱:
      沒有墳墓——不聞喪鐘、不見棺槨,無人知曉。

      黃宏煦譯

      撫琴居掃校制作


      洛欽伊珈


      去吧,你艷麗的風景,你玫瑰的花園!
      讓富貴的寵兒在你的眸子里徜徉;
      還給我峻巖吧,那兒有積雪的安眠,
      盡管它仍銘記著自由與愛的創傷。
      然而,加里敦尼呵,你的峰巒多壯美:
      在那雪白的山頂,盡管天高風急,
      盡管 布湍激,沒有舒緩的泉水,
      我卻懷念幽暗的洛屈納期而嘆息。
      呵,我幼小的腳步天天在那里游蕩,
      我戴著蘇格蘭帽子,穿著花格外套,
      腦中冥想著一些久已逝去的族長,
      而信步漫游在那松林蔭蔽的小道;
      我流連忘返,直到夕陽落山的霞光
      為燦爛的北極星的 了 所替換,
      因為古老的故事煽動了我的幻想,
      呵,是那幽暗的洛屈納咖山民的流傳。
      “噫,死者的鬼魂!你們的聲音我難道
      沒有聽見,在滾滾的夜風里升騰?”
      那一定是英雄的幽靈歡樂喧囂,
      駕著長風,奔馳于他的高原的谷中!
      在洛屈納咖附近,每當風云凝聚,
      冬寒就駕著他的冰車前來駐扎:
      那里的陰云旋卷著我祖先的形跡,
      他們住在幽暗的洛屈納期的鳳暴下。
      “不幸而勇敢的壯士!難道沒有惡兆
      預示你們的大業已為命運所摒棄?”
      呵,盡管你們注定在克勞頓戰死了,
      你們的覆亡并沒有贏得歡呼的勝利。
      但你們在泥土的永眠中仍舊快樂,
      你們和族人在布瑞瑪山穴一起安息;

      那蘇格蘭風笛正在幽暗的山中高歌,
      洛屈納珈山中回蕩著你們的事跡。
      洛屈納珈呵,我已離開你年復一年,
      還得再過多少歲月我才能再踏上你!
      雖然造化沒把綠野和鮮花給你裝點,
      你比阿爾比安的平原夏令人珍惜。
      英格蘭呵,以遠方山巒的游子來看,
      你的美景太嫌溫馴而小巧玲瓏,
      喚我多么向往那雄偉粗獷的懸崖,

      那幽暗的洛屈納珈的險惡的崢嶸。

      查良錚 譯



      好吧,我們不再一起漫游


      好吧,我們不再一起漫游,
      消磨這幽深的夜晚,
      盡管這顆心仍舊迷戀,
      盡管月光還那么燦爛。

      因為利劍能夠磨 劍鞘,
      靈魂也把胸膛磨得夠受,
      這顆心呵,它得停下來呼吸,
      愛情也得有歇息的時候。
        
      雖然夜晚為愛情而降臨,
      很快的,很快又是白晝,
      但是在這月光的世界,
      我們已不再一起漫游。

      1817.2.18

      查良錚 譯


      給奧古絲塔的詩章

      〔其一〕


      當四周逐漸陰沉暗淡,
      理性悄然隱沒了光線,
      希望的火燭搖曳欲熄,
      我在孤獨中 徊茫然。

      在沒有星月的午夜時分,
      心靈展開激烈的搏斗;
      弱者絕望,冷漠者離去,
      致命的摧殘被稱作寬厚。

      逢命運轉逆,愛情遠走,
      憎惡的飛矢萬箭齊射,
      你是我希望的唯一星辰,
      躍然而高懸,永不隕落。

      啊,幸有你清輝永駐的光芒,
      像天使的眼睛,將我看護,
      以永遠閃爍的仁慈之光,
      屏退我身旁沉沉的夜幕。

      當烏云飛臨你的頭頂,
      試圖籠罩你閃射的光芒,
      而你遠射的明輝卻愈加純凈,
      把襲來的晦色逐一驅光。

      愿你心能將我教晦,
      何事勇猛,何事當容。
      你的一句輕柔細語可抵消
      世人對我所有的卑鄙指控。

      你就像枝葉茂密的大樹,
      軀干挺拔,卻微微俯首,
      始終不渝地張開慈愛的手臂,
      用綠蔭將你眷念的故物護守。

      聽任狂風暴雨席卷大地,
      你依然是那般熱切溫存;
      在風雨交加的時刻里,
      灑淚的綠葉溫暖著我的身心。

      但讓災厄落在我頭上吧,
      我決不能讓你遭受惡運;
      當明 隕了傅 天國要獎賞
      仁慈者——你就是第一人!

      讓退色的愛情斷絕吧,
      只有你的情誼永世難訣;
      你心雖善感,卻從不改變,
      你靈魂柔順,卻永不妥協。

      一切都失去,唯有你依然,
      你用忠實可靠的胸懷證明了,
      這世界并不是荒原所在——
      甚至對我也不例外!

       
      〔其二〕

      吉祥的光陰一去不還,
      命運之星悄然隕落,
      而你仁慈的心卻不愿發現,
      眾人對我那些過錯的指責。
      你深深體察我悲痛的情懷,
      毫不畏避地與我分嘗,
      我所能想象出的摯愛,
      尋無覓處——除了你心上。

      大自然把笑顏舒展,
      這最后一笑是對我的酬報,
      我不能視它為欺騙,
      而是把它當作你的微笑。
      當狂風席卷著海浪,
      一如我曾信任的心向我襲擊,
      假如那波浪激起我的感觸,
      那就是,為什么它把你我分離?

      我希望的唯一基石已崩潰,
      碎片紛紛落入海水;
      心靈只好交給痛苦發落,
      但它決不把痛苦的奴隸作。
      種種磨難在追逐著我,
      它們摧毀我,卻休想侮辱我;
      它們折磨我,卻休想制服我;
      不屑想它們,心中只想著你!

      你人情練達,卻不欺騙我;
      你是個女人,卻不曾遺棄;
      盡管被我愛,從不傷害我;
      雖然遭誹謗,卻也不回避;
      盡管被信賴,不曾回絕我;
      雖然分離了,并不想擺脫;
      盡管很警覺,絕不污蔑我,
      只為防人曲解才甘于緘默。

      對這世界我并不鄙薄,
      也不在意世人對我的譴責;
      但我無法尊敬這一切,
      多蠢啊,我早就應該設法解脫。
      我為此付出的代價有多大,
      原來的料想遠不及它。
      然而無論損失多慘重,
      決不能從這兒把你奪下。


      在我往事的一片荒墟中,
      至少還有這些令我追記;
      它告訴我,我素日最愛者,
      的確是世間難覓的珍奇。
      像沙漠中的甘泉一樣甜美,
      像荒原里的綠樹一樣青翠,
      幽寂中一陣悅耳的鳥啼,
      向我的心靈將你描繪。 

      張繼光 溫曉紅 譯
       

       
      10分快3 www.bajukerenku.com:海南省| www.borscon-de4.com:正阳县| www.accountingspecialist.net:平山县| www.cirugiatop.com:千阳县| www.vicomech.com:孟连| www.cp55522.com:饶阳县| www.asenim.org:天水市| www.websaran.com:马关县| www.danfcamera.com:百色市| www.editions-nergal.com:长沙县| www.leg7.com:台东县| www.choicecityrebels.com:海口市| www.1shoupifa.com:峨山| www.chinagoodbuy.com:淳安县| www.bailinet.com:万源市| www.sujokcenter.com:达拉特旗| www.jingegou.com:舞阳县| www.rutthe.com:岚皋县| www.tayfuncetinkaya.com:六安市| www.ahlikartu.com:通山县| www.emploi-quebec-trousse.com:北辰区| www.eoilc.com:阜新市| www.cbplanningpartners.com:上高县| www.suliaopingpi.com:大关县| www.zzcsfs.com:专栏| www.fdcyxw.com:封丘县| www.hackoday.com:铜陵市| www.qipushi.com:历史| www.moutevenceras.com:县级市| www.xajsmy.com:武义县| www.40photography.com:清水河县| www.taipeisailing.org:盐津县| www.e2aa.com:萍乡市| www.rbxlw.cn:横山县| www.c-c-creekside.com:嘉鱼县| www.friendsofryankennedy.com:霍林郭勒市| www.463507.com:永安市| www.378dan.com:九龙坡区| www.kyotolive.com:香河县| www.fifth-wheels.com:长兴县| www.camiladrozd.com:淮安市| www.christarobillard.com:防城港市| www.pd553.com:长泰县| www.qdnlmw.com:翁牛特旗| www.sp533.com:剑阁县| www.szqishi.com:栖霞市| www.683521.com:凤台县| www.hdy521.com:灵台县| www.dlhypc.com:沈丘县| www.hubchicago.com:秦皇岛市| www.zcfpw.cn:亚东县| www.ptbtw.cn:邵阳县| www.beijingshengbo.com:宜城市| www.jwdat.cn:广州市| www.gzjdvc.com:广河县| www.cp6770.com:巢湖市| www.m8589.com:桂林市| www.zhibo6789.com:鄯善县| www.perfectskinserum.org:岱山县| www.janielholidays.com:梓潼县| www.ib118.com:宜州市| www.qylvod.com:石渠县| www.zhiyitwp.com:贵南县| www.m5687.com:会宁县| www.la-chapelle.net:台北县| www.krior.com:仁化县| www.chengchitong.com:洛川县| www.02art.com:田东县| www.iphonecheckbook.com:抚州市| www.lishanan.com:军事| www.3dimensions-tv.com:潮州市| www.kingdabearing.com:余庆县| www.mop-mrp.com:沂水县| www.bestbridalevent.com:三明市| www.aggielandmarks.com:道真| www.hg18456.com:盖州市| www.amysplaceforyouth.org:越西县| www.nawalodge.com:阳高县| www.zzzsd.com:正阳县| www.bellinghamkiwanis.com:班玛县| www.rr36365.com:阿坝| www.jjmatransportation.com:平湖市| www.sinchua.com:涞源县| www.maestroluggage.com:赤城县|